奧巴馬2009年1月入主白宮以來,美軍已從伊拉克全部撤走,伊拉克戰爭結束;目前阿富汗戰爭也按美國計劃正接近尾聲。2013年9月27日聯合國安理會經過投票表決,全票通過了關於敘利亞化學武器問題的2118號決議。這是敘利亞2011年3月發生衝突以來安理會在西方國家提出的3項涉敘決議草案流產後通過的第一個涉敘決議,其特別意義在於,美國在已經基本完成在敘利亞周邊軍事集結的情況下,暫時放棄單方面使用武力,同意在聯合國框架內,與國際社會一起努力,通過政治、外交手段解決敘利亞問題。縱觀奧巴馬執政近5年來用兵經歷,避免使用大規模軍事力量單方面入侵他國的特點比較明顯;借助盟國力量,發揮其軍備先進的優勢,重靈巧戰術打擊敵人是其優先考慮方向。利比亞模式和美國無人機入侵他國,打擊恐怖分子的行動便是例證。奧巴馬調整用兵策略,對發動局部戰爭加以剋制,有其深刻的國際國內原因。
  首先,和平、發展的時代特征是約束美國軍事霸權橫行的主要原因。二戰結束以來,即使在美蘇爭霸的冷戰時期,美蘇劍拔弩張的時刻不時出現,但美蘇之間、美蘇同其他大國之間的大規模戰爭沒有發生。冷戰結束以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列強推行新干涉主義路線,導致局部戰爭連綿不斷,無論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還是利比亞模式,美國雖然付出了沉重代價,國力受到重創,但終究沒有成功征服他國,也沒有給世界或地區帶來和平與穩定。因大馬士革發生8-21致命毒氣襲擊事件,美國對敘利亞動武威脅驟增。美國和俄羅斯均有向敘利亞周邊海域軍事集結動作,一場規模更大的新的局部戰爭大有一觸即發之勢。然而,國際上不斷上升的和平力量制止了美國等西方對敘利亞動武的企圖。美國、英國和世界各國人民反對戰爭的強大力量主導了事態的發展。儘管美國領頭的西方新干涉主義者不會放棄戰爭和戰爭威脅,但在國際金融危機打擊下世界經濟複蘇乏力的今天,促進經濟增長,改善民生是世界各國人民的強力願望;發動戰爭去干涉他國內政、用武力改變他國政府的圖謀不得人心,遭到各國人民強力反對。
  其次, 聯合國不是不作為,而是大有可為,將為維護世界和平,推動共同發展,促進人類文明發揮更大作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新干涉主義者為發動戰爭干涉他國內政製造藉口,除了進行戰爭欺騙宣傳,把攻擊目標國妖魔化外,製造所謂“聯合國不作為”假象,也是他們慣用的手法。聯合國安理會2118號決議的通過,以及執行初期已經取得的各方均感到基本滿意的進展表明,面對像敘利亞發生的化武襲擊事件及其化武核查、銷毀的嚴重挑戰,聯合國是應對這些挑戰的最合適國際機構,可以大有作為。雖然面臨戰爭環境、資金不足和時間緊迫等嚴重困難,只要安理會成員國,特別是“五常”,加強溝通協調,不斷求同存異找準共同目標,聯合國是可以在明年年中之前完成這一重要使命、創造新的成就的。聯合國的作為對阻止美國軍事入侵他國發揮了巨大作用。
  第三,聯合國安理會“五常”共同利益不斷擴大,共同應對地區衝突,維護世界和平的合作空間擴大。在如何應對敘利亞戰亂的問題上,2年多來,美國和俄羅斯好像立場一直相左,沒有妥協的餘地,一直發展到美國軍艦向敘利亞周邊海域集結準備動武,而俄羅斯也“例行”增兵同一區域的地步。其實,美俄都看到,美國軍事打擊敘利亞,導致中東戰事擴大,不僅會給中東地區人民帶來深重災難,而且會對美俄兩國戰略利益造成重創,對誰都沒有好處。在全球化和信息技術革命的推動下,聯合國“五常”在經濟、金融、國際安全等廣泛領域利益融合度上升。無論那個地區戰事或軍事衝突擴大,都會對“五常”的戰略利益造成不同程度的傷害,相反,如果“五常”以合作協調姿態應對地區安全挑戰,“五常”都將受益。
  第四,奧巴馬8年任期處在美國因經受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以及國際金融危機重創需要休養生息的關鍵時期,財政拮据難以支撐美軍發動大規模局部戰爭。軍費開支在美國聯邦政府預算中占據相當份額,也是造成債務不斷攀升的一個重要推手。在美國國內,要求削減軍費開支的呼聲不斷高漲。在討論2014財年預算和未來10年預算規劃的過程中,就有方案建議,到2023年,軍費開支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應從目前的4%左右逐漸調降至2。4%,二戰後的最低水平。雖然這一方案是否能獲國會通過、總統同意後實施,尚不得而知,但削減軍費開支的現實可能是確實存在的,況且在自動減支計劃實施的近一年中,對軍費數百億美元的削減已經發生。
  鑒於上述種種原因,加上近期出現的美國同伊朗、朝鮮進行外交接觸、軍事衝突幾率降低的新動向,奧巴馬有望成為二戰結束以來在8年任期中對他國發動大規模軍事入侵局部戰爭較少的美國總統;同時也是對全球監聽監控、情報收集強度極高、實施選擇性空中軍事打擊、侵犯他國主權較頻繁的美國總統。  (原標題:吳祖榮:兩個奧巴馬)
創作者介紹

試妝

mg42mgymu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